中国太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千江月

养生蠡测(张义尚先生遗作)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0 22: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把杨式太极拳传到美国去的人--我所知道的郑曼青先生

有报道说郑曼青在美国教太极拳,他们规定要选具有教授资格的人,才能听郑亲自讲授,前此国内也曾有报道。解放前30年代,我在上海大东书局就已买到了杨澄甫先生著的《太极拳体用全书》初版,解放后50年代,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太极拳体用全书》摹图本和今年(1986年4月)上海书店出版的《太极拳体用全书》影印本都删去了郑的名字和序,其实这书就是由郑曼青主编的,后者才附入了原有的例言。我想谈一谈我所知道的郑曼青先生和他在太极拳方面的造诣。

抗战期间的40年代,我在当时重庆的蜀华实业公司供职,因为代银道源老师发送道书,遂得与郑曼青相识,言谈之下,一见如故,所以常相过从。郑是浙江永嘉人,名岳,曼青是他的号。他当时住重庆市中心亦即现在解放碑邻近之来龙巷十三号,以中医为业,由于他多才多艺,当时的国府主席林森,曾为之题“郑氏五绝”四字赠之。所谓五绝,是文学、医学、棋艺、书画和太极拳。唐郑虞有三绝,而他还比虞多两绝,可以看出其为人的本来面目。

郑白日应诊,入夜则常有太极拳爱好者到他那里学拳推手。在《太极拳体用全书》的序中,他对于太极拳的体会和学习的经过都有道及,如:老氏独言天下之至柔,驰聘天下之至坚。又曰柔弱胜刚强,有气则无力,无气则体刚。不用力固已柔矣,未闻有不用气也;若不用气,何复有力,而至于纯刚乎?”这是他初步对于太极拳的怀疑,也可说是一般人对太极拳的共同看法。“岳癸亥(1923)任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教授,庚午(1930)春创办中国文艺学院,操劳过度,甚至咯血。”这是迫使他不得不精勤练拳图生存的缘故。又说:“壬申(1932)正月,在濮公秋丞家得晤杨师澄甫,秋翁介岳执贽于门,承澄师口授内功,始知有不用气之意矣。”这里说明了事师学艺的经过。“不用气,则我处顺而人处逆,唯顺则柔。柔之所以克刚者渐也,刚之所以克柔者骤也;骤者易见故易败,渐者难觉故常胜。不用气者、柔之至也,唯至柔故能成至刚”。这是他对太极拳的深入体会。太极拳的主要特点是劲断意、不断和,舍己从人,这和人的自卫本能喜欢用力是相违反的,但学太极拳的人,首先就要丢掉这个本能,不和对方斗力,而是借对方之力以达到我顺人背的地步,必如此方能入太极之门。

郑先生曾经说过,他在太极拳的实践锻炼中有一个阶段,发生周身骨节、筋脉、肌肉全部痛如刀割,但他仍咬紧牙关坚持锻炼,冲过了这个关口,他自感百病消除,精力充沛,与友人登峨嵋山,由清音阁步行,循山阴径一线天九老洞洗象池,一气直上金项,同行者筋疲力尽,而他则足不软、气不喘,一点不觉得劳累。推手方面,化发俱臻妙境,他说我的师兄弟们,大多是北方大汉,我和他们推手,气力相差悬殊,只好尽量走化,不与斗力,起初可以说吃尽了天下的大亏,但到头来却得到了天下的大便宜。他又说在南京时,陈绩甫和他推过几次手,他都是用这个化法,只走不发,陈出外对人说:“和郑某推手,要圆就圆,要方就方,倒蛮好玩,可不知他练的是什么玩意儿?”意言之间,认为他有柔无刚,很瞧不起!郑说:“后来再来与我推手时,我一连发了他几下,打得他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后来再也不敢讲大话了。”

他对澄甫先生的走化发劲有深的体会,知道我是李师雅轩的门人,他说“你的老师在我们师兄弟中功夫很不错,我是打他不过的,但我不佩服,因同杨师相比,还有不小的距离。”确实,李师也常说:“我的功夫,最多也不过是杨师的十分之三四,和杨师推手,只要一搭上手,就感到全身都被他管着,犹如撒下天罗地网,一点没有办法,这味道过去只有杨师有,从未见到第二人”。郑曼青个子虽小,人很聪明,很能体会太极拳的巧妙深奥处,可惜他事师时间不长,对太极散手和器械方面要差一些。要和其他一切拳种,尤其外家拳较技胜负还不一定有把握。李师对他同门的师兄弟,除武汇川先生而外,很少赞许,但对郑仍有好评,是不容易的!

郑又说:“太极拳的奥秘,知者甚少,我很想把它用文字写出来,但我又怕给外国人拿去了”,可见他的爱国之心,还是溢于言表的,还有同英国大使馆的卡尔某比武一事值得一提。在抗战期间,大使馆俱在两路口到浮图关一带,当时英国大使馆的卡尔某原是久住中国汉口的英侨,他是一个“中国通”,不但华语流利,而且还学了多种中国拳术,同不少的中国中上层人有友谊往来。又当时大前方虽然战火纷飞、浴血奋战,而后方陪都比较闲散的友僚政客也还有不少歌舞升平的事情,卡尔因与华人武术界熟识,和许多中国人比武,他都得到了胜利,就有点骄傲自大,当事的一批人,觉得有损中国武誉,为了挽回面子,共议找郑出战,又怕对郑先说明了他不去,还有郑的母夫人还在,若知道这事一定会加阻拦,于是大家和卡尔约定了时间,临时由我的小同乡也是当时的四川省伤兵管理处处长何毅吾前辈出面,何也是好事者(当时四川武林高手兰柏溪一度要和杜心武较量武艺,后来万籁声出面在报上骂兰柏溪,弄得满城风雨,也就是由他们挑起的),一个星期天下午,他们开了一部小汽车到来龙巷口,由何到郑家请他出诊到英大使馆看病,郑母知道了还说:“你去吧,连英大使也慕你的名呢!”及至到了路上,才由何把这事情说明,郑无可奈何,只得随去。到英大使馆内,馆里的英国人都排队相迎,同时也可说是严阵以待,茶话之后,到使馆内草场,卡尔先表演单手劈砖,把一叠高与心齐的砖,一掌从上到下,劈为两半,郑说:“我愿以我的手臂接受你的劈掌如何?”郑伸出手臂,任卡尔连劈数掌,郑谈笑自如,一点也不受损伤,于是大家正式比武,卡尔身体高大,比郑整整高了一个头,卡尔首先出势猛攻,郑则始终不与力争,卡尔把郑逼到了草场的一角,后面即是院墙,已再无闪躲的余地,他乘势张开两个大臂直向郑,仿佛猛虎扑羊一般,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只见郑身势微缩让过卡尔的来力,同时即借其来力打截劲,一下把卡尔打出一丈以外,直倒地下,中方胜利了。大家离开时,使馆人员仍排队送客,非常有礼貌地注目相送,但到大家走出视域之外的一刹那,有人偷偷回看,只见他们把原来的挺胸突肚姿态立刻转换成了垂头丧气的神情,真有说不出的意味!可见国与国之间虽然只是一件小小的事例,但彼此双方的对立情绪,是多么显著认真啊!

据说郑在美国,传了不少爱好者,他把中国的杨氏太极拳带到美国,实际上已经开花结果了。他本人虽已去世,我想他可能还有英文著作,我建议我们的武术部门,为了知己知彼,大可以把它翻译出来供参考!

1986.12.26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2 21: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蜀东金家功夫第五代唯一传人--高英老师小传

高英、敬源老师,蜀东垫江县人,一九一三年农历冬月初九日生。幼年多病,到了十三四岁,身体犹未发育,辗转经人介绍,得到了金家功夫第四代传人文焕章先生之真传,获转换形质颅骨垒起之奇验。曾任前民中央八十七师驻南京警备队连长、四川省保安十团国术教官,解放后左风影响,被管训三年后判刑十年,流放新疆,刑满后就地营职,至一九七七年方告老还乡,时年已六十四岁。一九九一年四月患脑溢血,昏迷五昼夜之后,犹缓步自如,偶尔行拳,更有奔雷逐电之势,令人惊叹不已!

金家功夫是蜀东梁平稀有拳种,我前此已讲过,原是姬家功夫,是由金道人到梁平播下的种子,姬家原出山西,不少人也说来自山东,考山东并无姬家拳种,而四川人往往把山东山西混淆不清,因此致误,这是不足为奇的。我原学金家功夫于一九二八年,见其身手步法酷似形意,以为形意支派,近年来看了有关河南的心意六合报道,回忆金家老谱明明写着“心意六合第一家,金家功夫”,并且梁平的两派传人,都说金道人与马道人为师兄弟,都是向姬家学来的,可见源出姬家与河南首传之马学礼或不无关系。可以断言,中国历代统治阶级,都重文轻武相习成风,所以就武术而言,除少数特殊人物如张三丰、张松溪等偶见于稗官野史外,关于武术派别传承渊源,从无系统记载;目前一些人对于历史问题往往争论不休,结果总是一笔糊涂账,这是自然的。好在我们现在的主要目的是挖掘武术的精华,去其糟粕,发扬光大,因此我在下面,都只就武术的本身内容为主作探讨。

梁平第一代金一旺道人,第二代李少侯是唯一传人,没有问题,第三代李少侯传刘志祥和麻贵廷二人,已形成了不同的风格,刘传文焕章、麻传万玉成,也是大家公认的。万传周之德先生,实际上能继承周之艺业者现已无人,文传袁树滋、高英老师二人,袁本身功夫实践锻炼不够,也没有大量传人,唯有高英老师,并于一九三二年入南京中央国术馆,学习两年毕业后,自感虽然学习了内外家多种拳术,都是套路花招,在技击实战上没有把握,还不如他在梁平所学为切实,因回川再度从文师爷学习,受文熏陶者前后达八年之久,因此功造大成,炉火纯青。

梁平及其邻县都知道金家功夫的高妙,远非外家拳术之所及,我初学金家功夫,周师也对我说,外家拳在金家功夫面前,简直是手足都失掉了作用(无所措手足),其内劲之猛,屋柱逢之即摧,以六、七人合力撞击一点,不如金家功夫有成者臂肘或头一击之劲为清脆,可惜我当时受师熏陶不够,不久去上海求学,又改学太极拳,于金家未能深究。迨至一九八六年遇高师,师只略示一招,已令我大开眼界,方知内家功夫发劲,柔内藏刚,其沉实清脆、闪电崩雷之势,如非炉火纯青,任你怎样也做不出来,可惜师艺方成,适值天翻地覆之改革,师因历史关系五三年流放新疆,至七七年方返回故里,而垫邑又偏僻,未能如王芗斋在北平,大开以武会友之门,致师功夫虽高,屠龙无地。据我所知,高师在南京中央国术馆学习时,曾与日本武术访华团员较量,仅用分草之式不三合,打得日本人鼻血大出;又共其诸友游青城山,于六角亭休憩之际,以臂触亭柱,全亭移位数寸,复反触之,使回原位;又双手抱围之大树,师以臂触之,震颤不止,有人不自量力效之,臂受重伤,医了两年余,犹未痊愈;又在新疆时,与少数民族发生纠纷,被大汉二人擒扭其左右手,另二人抓其前后衣领,数十人涌之而行,师趁其不意,骤发冷劲,两手脱出,左手前托后肘倒杀,打开一条路脱身回营。近年提倡挖掘武术瑰宝,不拘朝野公私之来访者,无不佩服不已,认为稀有。原来从师习艺者,其初尚不知其技艺之珍贵,到目前大家方庆幸于极左时期,师命犹得保存,以致金家功夫未能中辍,如非师有深厚功底,在新疆难保生还,则金家功夫失传必矣。只是金家功夫自来授受慎重,不轻予人,能得其真传艺业者,每代最多不过一、二人,加以当今之世,能热爱武术,勤奋深钻者乏人,一般学人虽多,大多浅尝辄止,稍有所得者,因不识金家功夫在内家武术中之特殊价值(这个问题以后另写一论),亦多中道停炼,足可叹哉!

义尚于 一九九五年元月十二日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2 22: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参同契的实质初探

研究中国古代科学文化,我感到震惊和骄傲的有五部书。一是《易经》,二是《内经》,三是《孙武十三篇》,四是《周易参同契》,五是《伤寒杂病论》。此五书各有内容,但脉络相通,显示了东方文化特色的整体观和朴素唯物辩证法精神,尤以《周易》一书最为广大精微,所有诸子百家一切学说,几乎没有一种不或多或少和它有联系。

这里专讲《参同契》一书,并对它的实质作初步探讨:

本书为东汉会稽上虞魏伯阳著,丹道家奉为丹经之王。原书面目为何?已无确切证据可考。后来传世的有两种本子:一为宋儒朱熹《参同契考异》本,二为明杜一诚定四言为经、五言为传并三相类为三卷之本(世称古本)。此书注解甚多,最早的是五代孟蜀永康(现四川金堂县)人彭晓真一子所著《参同契通真义》三卷,郑氏《艺文志》称为当时最流行。后来各种注疏中最重要的是:1、元·俞琰玉吾全阳子《周易参同契发挥》;2、元·陈致虚上阳子著《参同契分章注》;3、明·陆西星潜虚子著《参同契测疏》和《参同契口义》;4、清·朱元育云阳子著《参同契阐幽》;5、清·陶素耜存存子著《参同契脉望》;6、清·仇兆熬知几子著《参同契集注》。各著对于章节的分合、起迄和命名,也有差异。

《参同契》的书名,根据魏真自叙,是指伏羲、文王、孔子之大易,《黄帝内经》、老子《道德经》、《阴符经》的引内养性和伏食延命之法三者相配,如支茎相连,可以同符合契而命名。彭晓曰:“参、杂也,同、通也,契、合也,谓与周易理通而契合也”。又有说“参是参天地造化之体,同是资同类生成之用,契是契合造化生成之功”的。

《参同契》因为成书时代早,且是歌咏体裁,故素称奥雅难读;书中假借、譬喻、隐语甚多,也无法直译。但丹道家都同意“《参同契》乃儒门而兼道术者,千载以还,张紫阳真人复著《悟真篇》以发挥其理,两书相为表里,有功玄学非浅”。故兹特将张紫阳《读周易参同契》一文录此,并附东派祖师西星潜虚翁的注释,以见千载一脉,先圣后圣,其揆一也。

张紫阳《读周易参同契》曰:“大丹妙用法乾坤,乾坤运兮五行分。五行顺兮,常道有生有死,五行逆兮,丹体常灵常存。”

陆注曰:金丹之道,象天法地,天地不外乎阴阳,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气顺布,四时行焉。凡在二五陶铸之中,莫不顺之以为生死,此常道也。丹道则举水以灭火,以金而伐木,每以逆克而成妙用,故曰五行顺兮常道有生有死,五行逆兮丹体常灵常存。

尚按:常道水下火上,火水未济,丹道则水上火下,卦象既济,是谓举水以灭火;常道木东金西,木金间隔,吕祖《沁园春》词曰,“木金间隔,不因师指,此事难知”。丹道以金而伐木,木性*金顺义,金情恋木慈仁而金木交并矣。

“一自虚无兆质,两仪因一开根,四象不离二体,八卦互为子孙”。

陆注曰:夫丹之所以常灵常存者,得一故也。一者何?先天真一之气自虚无来者也。老圣曰:“道生一,一生二”,故曰一者虚无所兆之质,而两仪则因一以开其根。两仪立矣,四象生焉。四象者何?阴阳老少也。太阳为火,太阴为水,少阳为木,少阴为金,是皆阴阳变化而成,故曰四象不离二体。其云八卦互为子孙者何也?八卦者,四象之所因也,乾生三男震坎艮,坤生三女巽离兑,丹法震兑归乾,巽艮还坤,则兑属之乾而艮属之坤矣。离东坎西,则离属之乾而坎属之坤矣,故曰互为子孙。又乾为金,金生水,则坎为子而震巽之木为孙;坤为土,土生金,则兑为子而坎水为孙;离为火,火生土,则艮坤为子而乾金为孙;坎为水,水生木,则震巽为子而离火为孙。推此则八卦可知矣。亦曰互为子孙云耳。

尚按: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虚者虚其身,无者无其心,此至要之诀,所谓“得其一、万事毕”也。至于一变为二,二变为四,以至八卦,八八六十四卦之阴阳推阐变化,无穷无尽,亦犹《内经》所谓“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之意而已。

万象生乎变动,吉凶悔吝兹分,百姓日用不知,圣人能究本源,雇易道妙尽乾坤之理,遂托象于斯文。否泰交则阴阳或升或降,屯蒙作则动静在朝在昏;坎离为男女水火,震兑为龙虎魄魂。

陆注曰:万象生乎变动,吉凶悔吝兹分,何以故?卦爻之吉凶悔吝皆生乎动,丹法纤芥不正,悔吝为贼,爻动之时,可不慎乎!且夫金丹之道,一阴一阳而已,日用而不知者百姓也,知之而修炼者圣人也,圣人洞悉阴阳之本源,既修之以善其身矣,于是作为丹经,以开来学;以为尽乾坤之理者,莫过于周易,故《参同契》拟易,莫不以乾坤为鼎器,以坎离为药物,以屯蒙既未为火符,要皆托象于易,以明阴阳消息之理,故其否泰交,则阴阳之升降也,屯蒙作,则动静之朝昏也,坎离则男女之水火也,震兑则龙虎之魄魂也。

尚按:《参同》拟易,以明阴阳消息之理,拟乾坤为鼎器,则坎离为药物,以屯蒙既未为火符,三者俱明,大丹可炼,不拘内丹、外丹、本身、同类以至虚空,事虽有别,理无二致也。何为乾坤鼎器?乾鼎坤炉,即性命之根宗;何为坎离药物?即阴阳交媾而产之先天一气,此气在人身,即指元气,《参同契新探》拟为人身“能量流”。此气有小大之辨,有金玉之别,吕祖度张珍奴《步蟾宫》词曰:“坎离震兑分子午,须认取自家宗祖,地雷震动山头雨,待洗濯黄芽出土;捉得金精牢闭锢,炼甲庚要生龙虎”,即是指明此气之发生、运行、升降方位及其根源。水下有雷曰屯,山下有水曰蒙,火水未济,水火既济,丹法朝屯暮蒙、进阳火,退阴符,调停阴阳,升降水火,和合四象,攒簇五行,亦如是也。又按张真原文,天地曰否,地天日泰,常道天上地下,阳升阴降,顺道也。丹道逆行,则地上天下,阴升阳降矣。朝屯动则进阳火,暮蒙静则退阴符。坎男离女,水火之象,震龙兑虎,金木异名,坎离交而水火既济,震兑合而金木相并,气神和合,魂魄相拘,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皆自然而然也。

“守中则黄裳元吉,遇亢则无位而尊,既未慎万物之终始,复垢胎二气之归奔,月盈亏、应精神之衰旺,日出没,合营卫之寒温。”

陆注曰:至若采药行火之际,其言元吉者,即六五黄裳,中而且顺也;其云有悔者,即上九战德,无位而尊也。慎其终始,则屯蒙既未不爽于毫厘,象其归奔,则复往姤来,一循乎卦节。月盈亏,应精神之衰旺,言精神而药物可知也。日出没,合营卫之寒温,言营卫而火符可准也。此《参同》拟易之大旨也。

尚按:中则和顺,故元吉,亢则有悔,谓太过也。一本注曰,遇亢无位,谓火太旺,须沐浴也。慎始慎终,无过不及,无忘无助之谓也。复为一阳之始,正宜进火,姤为一阴之始,法须退阴,十五月圆,采取之侯,三十月晦,沐浴当时。日出则温,日没则寒,人身营卫之气,与体外自然相应也。又《参同》原有“三日出为爽,震受庚西方……,坤乙三十日,东北丧其明”之一节,此又以月之弦望晦朔和日之早晚出现方位配先天卦之纳甲,丹家有一月六侯图和六侯纳甲图,所谓除坎离为药物,以乾坤震兑巽艮六卦为火侯,用以象征人身元气之发生、消长变化和流行方位,故吕祖有“有人问我修行法,遥指天边月一轮”之语。

“本因言以立象,既得象而忘言,犹设象以指意,悟其意则象捐。达者为简为易,迷者愈惑愈繁,故知修真上士,读《参同契》不在乎泥象执文。”

陆注曰:然其要不过识阴阳互藏之精,盗其机而逆用之耳。举其要,则惟简惟易,迷其宗,则愈繁愈难。学者苟能因文以会其意,指象而不泥其文,则庶乎理与心融,文从义顺,而无开卷嚼蜡之患矣。

尚按:此张真明言读《参同契》一书,只能以意会、以理推,切忌胶柱鼓瑟,望文生义。闻之师曰:“丹道有理、有事、有法。理可自悟,事与法则必假师传。若知理而不知实事方法,则无处下手。”朱熹是令人敬佩的,他没有得诀,坦白承认“眼中见得了了,但无下手处”,不知即为不知嘛!此道知之必彻,一点虚假不得,否则“差毫发,不成丹”,用《参同契》的话说,也就是“纤芥不正,悔吝为贼”了!

时贤周士一、潘启明合著《周易参同契新探》一书,时值动乱岁月之后,我不禁发生空谷足音之感!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和欢跃!该书用比较新颖的语言作了说明,首先肯定《朱子参同契》本不为明易,而是借易象以隐喻丹法的见解。其次,他们引用新的科学如“场论”、“生物钟”、“能量流”、“质量互变”、“二进位制数学”--计算机等以作解释,对目前的学人了解《参同契》本义,是有一定帮助的。他们认为《参同契》的作者无意制造任何理论体系,而只是使用了一系列象征性符号把直接体验到的人身“能量流”(指元气)的产生和变化运行的轨迹作了如实的纪录,这个纪录是真实无妄的,因为他仅仅只说“是什么”,而没有回答任何“为什么”,更没有涉及任何他所不知的彼岸世界。它和一般意义的哲学也不同,因它不是中世纪欧洲那样的“神学之婢”,也不是现代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概括和总结。《参同契》是打开中国传统科技宝库的金钥匙。它是论内丹为主的,和中国传统医学有直接关系。也涉及到“外丹”,产生了一系列副产品,包括生物学、化学、物理学、药物学、数学以及其他方面的种种发明,如火药、罗盘、印刷术等。世界上正在逐渐明白的二进位制数学(中国原名“加一倍法”或“一分为二”法)也是这派的学者以洁净精微的符号传播到人间的。总之,中国科技史上一系列的发明创造,大多与这个体系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最后他们又说,中国古代方士黄冠上的这颗明珠,悬挂的位置是那样高,曾经惊动过我们的邻居,多少异域的英俊曾经废寝忘食地追求过她,然而遥望红楼,却很难接近,其中有些人虽幸运地走到了她的跟前,却始终隔着一层香雾。

这些都是对的。其实尤其本国古今的许多贤豪,又何曾不是很想接近红楼而却又很难接近或隔着一层香雾!为什么很难接近?就是不得师传。为什么隔着香雾?也就只是本身未能实证!

凡谈丹道,离不了明师口诀,这是非常重要的。据我所知,《参同契》虽也讲到以入世,有“施化流通、四海和平,表以为历,万世可循,叙以御政,行之不繁”等语,但后文很少发挥,它主要还是谈丹法。以丹家流派不同,所指之实事迥异,亦有事虽同而在下手口诀方法上大有差异的。以此对于鼎器、药物、火侯等的内容,我们都要弄清来龙去脉,分别看待,不能混淆!例如古哲参同注疏,有属清静的,有讲阴阳的,有兼炉火的。清净功法中所指玄关,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或言有定、或言无定,种种不一。阴阳门派中,一般都说彼家,有人把《千金要方》、《医心方》等医书中所说古老的两性卫生方法当作丹法,此是大误。说来话长,这里恕我不讲,待将来有机会再谈,其中有两家的(用虎而遗龙),有三家的(龙虎并用)。有专用神的,有神气并用的。有用器械的(即琴剑),有不用器械的。有先修一己而后用彼家的,有始终不离彼家的。其功验有只及于神气的(出阳神),有兼能改变形质,使发白返黑、齿落重生,脱胎换骨而达形神俱妙的。岂可一例而论哉!还有在佛法密宗无上瑜伽中第三灌顶的双身法修习,外貌几与房术无差别,而实质不同,这些都与道家的人元丹法值得详细辨析,已不是本论范围,容他日再作专题讨论。

闻之师曰:丹道家总以阴阳为宗。《周易系辞上传》曰:“一阴一阳之谓道”。老子的“有”、“无”、“玄”、“牝”,隐喻阴阳。内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和天元纪大论都说:“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参同契》曰:“物无阴阳,违天背元,牝鸡自卵,其雏不全”。吕祖《指玄篇》曰:“玄篇种种说阴阳,二字名为万法王”。张紫阳《悟真》诗曰:“草木阴阳亦两齐,若还缺一不芳菲”。张三丰《无根树》曰:“无根树,花正偏,离了阴阳道不全”;又曰:“无根树,花正孤,借问阴阳得类无”?都是明证。

然阴阳有身内、身外。身外又有同类、虚空、炉火之不同。修炼之士,大都先修本身身内之精气神,成就阴丹,是即真汞,为《参同》“引内养性,归根返元”之法,上阳子称为“以道全形”之事。再以同类阴阳,立为鼎器,用以招摄身外之先天一气,是即《参同契》“配以伏食,雌雄设陈”之法,上阳子称为“以术延命”。斯气即是真铅,亦称阳丹,乃天地之母气,本身之阴汞为子气,以母气伏子气,即以阳铅点阴汞为纯阳。再假阴阳符火,运用抽添,十月功足,三年乳哺,形化为气,气化为神,神与道合,升入无形,变化不测,故能出乎天地之外,立乎造化之表,提挈天地而陶铸阴阳,却不为阴阳陶铸。又在化形功夫中,有用天元神丹者(由地元而天元),有用玄珠或金光者,此皆同类阴阳人天两元金丹之正途也。凡此丹法之大旨,要皆继踵《参同契》一脉之论述和发挥,我今不过秉笔直书耳。

欲实修此道,根据目前形势和条件,亦只有清静之路可走,勤修苦炼,由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曹文逸仙姑所谓“形神虽曰两难全,了命未能先了性”是也。至于如何下手?可参考李涵虚《三车秘旨》、《道窍谈》,陆潜虚《玄肤论》,张三丰《道言浅近说》,伍冲虚《天仙正理》、《丹道九篇》,柳华阳《金仙证论》、《慧命经》,赵避尘《性命法诀》,闵一得《古书隐楼藏书》等,则仙山楼阁,依稀可见。然不经师指,终隔一窍,犹如习武者按图摹仿,外形虽似,终欠神韵,而“差毫发,不成丹”,此丹经所以有“不因师指,此事难知”、“饶君智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要知火候通玄处,须共神仙仔细论”等之警语也。

吾蜀梅自强先生,讲传统高级养生气功,学有本源,于入门一窍,虽当斟酌权变,然引《灵枢》为据,确系古法。其论三关九窍,皆卓有定见。且实事求是,知之为知之,不同流俗信口开河,动辄小周大周,乱说一气,可供大家参考!盖小大周天,必以小药大药为依据,方有妙用;若无物空转,古人谓为推空磨,作用不大。欲得真正小药,必深入玄关,虚极静笃之久,方有端倪可寻;又必日积月累,由量变到质变,方有小药现形。而此求虚静、钻杳冥,以李涵虚之资禀,犹言学之七、八年,然后方有把柄,岂数月甚或数十日之所能善其事者?终亦推空磨之流,自欺欺人而已!当然,一般只求疗病强身,不涉及揭开人体生命奥秘者,又当别论。

再者,从事高级修养身心功夫,步步都有实事作法,难关重重,并不是轻而易举,一帆风顺!纵然明道之后,没有一定环境条件,仍不可能入室下手,或虽下手而不能得力,古哲所谓法、财、侣、地,缺一不可,是千真万确的。

更有进者,道之与德,必相辅而行,古人云:“苟无阴功及大德,动有群魔作障缘”。必也像魏真自述:“挟怀朴素,不乐权荣,栖远避陋,忽略利名,执守恬淡,希时安宁”,一心地钻研学术而又品德优异的人,庶几于此道可以有分!所以此道的老前辈们都说:“不特达官贵人们绝大多数不可能入道,即是倾慕权势,不能忘怀荣华利禄的人,也都和这个学问无缘”!因入世出世,始终是大多不可调和的矛盾!“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在真正学道者的眼光中,只不过是一个十足的典型讽刺比喻罢了!然而目前社会,有几个人能跳出这个罗网?超然物表呢?!企余望之!顾共勉之!

1987、7、28

于忠县中医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太极论坛 ( 苏ICP备06045011号

GMT+8, 2019-12-13 23:18 , Processed in 0.119935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