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太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52|回复: 0

【转帖】吴图南回忆练习太极拳的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7 14: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haozhenyu 于 2014-7-27 14:23 编辑

吴图南回忆练习太极拳的经历
摘自吴图南《太极拳之研究》:
           
      自叙
     ......他检查出我患有:先天性肝炎、先天性肺结核、先天性癫癇。他说:很难治好,因为是先天胎裏带的,我得慢慢调理他。经过相当时间的调理,我的病渐渐好转。後来李大夫向家长建议说:最好叫这孩子练练功。那时清朝北京地方上有各种功房。此如学写字、绘画的叫书画房。练弓刀石的叫弓刀石房。练拳的叫拳房。於是我在九岁那年由家长带我到练拳的功房去。教拳的老先生是全佑先生。由他的儿子爱绅号鉴泉教我。我一方面由李人大给治病,一力面练拳。练什么呢,就练太极拳。我跟鉴泉先生学了八年,後来由鉴泉先生介绍又跟杨少侯先生学了四年。前解後共学了十二年。
     
     练功苦难挨,曾经想自杀
     那时候练拳练的很苦。传统的太极拳有一种形式的练法叫定式。比如揽雀尾分六个动作,按每个动作去练定式。定着不动要定多少时间呢,定六个呼吸,然後再换势。揽雀尾要用三十六个呼吸,差不多两分钟才能定完。正常人每分钟营十八个呼吸,以此类推,全套拳有二百六十八个动作,你看要定多长时间?所以那时定的我筋疲力尽,汗流浃背。到冬天天气严寒,练完拳穿的鞋像淌过水一样,一脱掉可以倒出汗水。可是这么一定,把肝炎、肺结核、癫痫全定没啦,身体逐渐强壮起来。也不一着急就死过去了。我的两条腿因为抽疯,左腿比右腿短二寸,後来练拳要练碘筋,结果也碘好了。提起碘筋好厉害,找一棵树,叫我背靠着树,我的两只手向後反抱着树,身体扳直,老师在前边用脚把我的底腿勾住,树上钉一滑车,有一皮兜兜住我一条腿的脚後跟,往上拉,把脚趾拉到脑门,再把拉绳拴住,定住不动。这样还好些,住後碘筋要把脚心拉贴在後脑勺上,这个罪真够受的。那时我做梦都害怕它。如此类推,什么撼腰、踢腿、铁板桥……等等,先折腾出来弄好了才开始练拳。过去练拳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开始就去摸鱼。要把上面说的功夫练出来,其实人人练都能成,就看你练不练,如真练就能成功。那时像我这么个病孩子,一折腾实在是受不了。我曾经想跳井自杀。有时老师看见我怕苦,责备我说:又想病好父怕吃苦,没出息。後来我想一个人为什么叫人说没出息呢。我是蒙族人,我的祖先在元朝时曾经打到日耳曼。我怎么变成没出息的,—定要有出息的。
     
     学各样推手,练三步功夫
     就这样我把定式练拳练完了,再练打手。打手就是推手,那时叫打手,後来传到上海以后才改叫推手。练打手先练单手推,两人谁也别不住谁之后再练双手推。由平推、立推、斜推,好像个女字形,把这些路子推纯熟以後,两个人身体逐渐向下矮,边往下矮边推,一直到身体擦着地而去推。如用手一捋对方,自己的身体向後擦着地撤回去,等向前出去时,身体父擦着地出去,如同蛇一般左右回旋。各位听起来容易,可练起来就难了。记得有一次老师跟我说:你拿个筐去砖瓦铺买二斤疙瘩炭去。我以为老师有用处。就到砖瓦铺买了—斤,多买了—斤,交给老师。老师说:我在跟你说笑话,叫你把炭烧红了,好烤一烤你的筋。经过苦练,不动步的推手才算练成了,再练动步的推手。不动步的推手是正的,叫棚捋挤按四个正方;动步的推手是斜的,叫采例肘靠四个斜角。当然不是绝对的,正与斜是互相牵涉的。老师教你时,他站在中央,身子一转用手—采,你在外圈要随着紧跑,跑了冬少步,刚追到头,他一转身又去了,你又紧跑再去追,所以练得满头大汗。后来我研究易经才知道,这就是得其圜中不支离,意思足围绕着一个园心去跑外圈时,不支也不要离。听着也很容易。但这劲头很难掌握好的。总之这仅是素材,也就是才练了个大概,然後才开始练功。练功自先要练松功,这松功可难了,要由脚趾、脚腕、膝盖、腰、两肩、上臂、小臂,手腕、手指、脖颈的七个颈椎除了头颅之外全要松开。这么一练差不多把人给拆散了。然後再练太极拳的三步功夫:第一步功夫叫着功,太极拳毕竟是个拳种,这么—来干什么使,那么一去干什么用,如揽雀尾是干什么的,单鞭为什么要那样一转,一着一式,二百六十多个动作都弄熟了,都会使了,但还不算成,因为你只知道死谱,不知道变化,故此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变化。第二步功夫叫劲功,为什么叫劲功不叫力功呢,因为它不尚拙力,都是柔柔轫韧的,但这裏边东西很多,等把劲功练完了,往下练更难了。第三步功夫叫气功,我说的气功不是外边练的气功,我说的是太极拳裏边的气功,它的练法可分两部份:一部份是运气,运气是把气运到周身,想叫它到哪裏它就到哪裹。周身内外由五脏六腑到四肢百骸,无一处不能运气,身体也无一处不能打人的。你如不信可以试试,我用手指指你的手心,你会感觉有气的。你也可以随便往哪裹按我。我那裏就能打你。另—部分是使气,既然能做到运气了如何能使气出於你的身体之外,而又能达到对方的身体上去,然後要使你的气跟对方的气沟通,两个人变成一个,这个时候就可以运用自如了。你想叫他跪下他就跪下,你想叫他躺下他就躺下,他这个人就受你控制了。这个功夫很不好练,我前后练了十二年,十二年的时间很长了。我再愚鲁也不至於糊涂,为什么跟它干上没完呢?其中必然有它的兴趣和滋味。就如同吃橄榄一样,初食很涩,愈吃愈清香可口。这时候我练出甜头来了。身体也强壮起来了。
     
     杨少侯教拳,连摔兼带打
     我是吴鉴泉先生的第一个徒弟,後来他又介绍我跟杨少侯先生学拳,这位老师很厉害,连摔带打,跟他学拳,他—伸手我就来一个后仰,又一下把我撞到墙上去。我们家那时候住的房很大,练功的大厅当中有六扇风门,晚上关门要上木拴,门的两边各有一个铁套环钉在柱子上,上拴时把木拴横插进去。我印象最深的—决是,老师一撒手,我的腰正撞到门柱的铁套环上,疼痛难忍。老师说:怎么啦,没志气。我连忙说:有志气,有志气。可是再来的时候,我要躲着点那柱子上的铁套环了。那时我家裹的桌子椅子是红木的,椅子背打掉了变成个橙子,凳子面板砸没了,变成个火炉架子。後来每逢老师来家裹教拳,我祖父叫人先将家具摆设挪开,预备着摔打。练功时老师怕我偷懒,由厨房抬来四张油桌,油案桌腿较高,是厨师专为站在那里切菜用的。把这四张油桌拼起来,叫我钻到桌子底卜去练,如同练太极拳着功裏有个矮式叫七寸靠,就是用自己的肩膀去靠对方小腿上的七寸之处。差不多的老人都知道那时候我受的许多罪。总之我认为要把太极拳练好,除了要有真传之外,你必须要有万夫不挡的勇气,要有百折不问的毅力,否则必然是功败垂成。我和杨少侯先生学完四年,他说:你差不离了,我要走了。那时候的老师有良好的风格,虽然他依靠教徒弟吃饭,但当他教完之後,就告诉你教完了,他就走了,你再请他也不来了。只是到过年过节时大家再聚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太极论坛 ( 苏ICP备06045011号 )

GMT+8, 2018-1-17 01:23 , Processed in 0.116333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