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太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70|回复: 2

忆父亲孙禄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22 21: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千江月 于 2012-5-22 21:35 编辑

忆父亲孙禄堂

孙剑云

本文来自:中国太极论坛(http://www.taijiclub.net/) 详细出处请参考:http://www.taijiclub.net/thread-27418-1-1.html

父亲离开我已经 61年了。这61年中,我 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给 我生命、给我教诲、给我爱的父亲。
父亲讳福全,字禄 堂,晚号涵斋,清同治元 年壬戌生(农历1862年 11月15日)。虽生于寒 苦之家.然自幼喜武崇 文,孜孜不辍,历拜名 师;他会拳械百余种,且 内功超凡。精形意、八 卦、太极,融江贯通,创 立孙式太极拳。毕生心 血付著拳书5种。历任中央国术馆武当门门长、江苏省国术馆副馆 长兼教务长、河北省国术馆顾问,弟子遍及海内外。
父亲曾设教于河 北、天津、北京、南京、 上海等地,晚年定居北京。
1914年夏天,已逾 “知天命”之年的父亲添 了我这个女儿, 这给父母带来莫大的欢喜。父亲一悖世人“重男轻女"之习,给我取名“贵男”。
小时候,我虽有母亲和家人的精心照料但父亲对 我的关怀和爱护,有时比母亲还要细心。每当我吃饭 时,父亲总是将主食掰成小块,看着我吃完一块.再递 给我一块,绝不使我饮食过量。然后对我说:“不吃了 吧?”那慈蔼、关注的神情,饱含着真挚的父爱。
父亲极富涵养。我童稚时的淘气和任性,总是那 样宽容,从不苛责、更不体罚。而对我的每一点微小的长进,他总是由衷地喜悦。
从此,我在父亲身边生活了 20年,他对我的谆谆 教诲,口传身授,未尝一日松懈。我事亲膝下未曾远离, 风雨晨夕,聆听父训,苦心钻研,未曾一日间断。父亲日常起居极有规律,每日练拳、习字、作画、读书;一有所得,即笔录于本上。遗憾的是那厚厚的笔记、连同大批书画等物,几经战乱,已荡然无存,惟愿或可存之 天下。
父亲经常教导我说:“练武术首先必须讲究武德。 武德分两方面,一是口德,二是手德。”又说:“练武术 第一是为了强身,第二是为了防身”;“要以德服人,以 理服人;不要以力服人,这样才能使人口服心服“。
自我记事起,家中几乎每日都有客人来访。其中不 少是来比武的;也有是看到父亲著的书之后,不相信 “纠纠武夫”博学且工于文,而来探查虚实的。父亲一 生待人以恕,为人至敦笃,从无门户之见;无论内、外 家拳师,还是文人墨客,一律热情接待。均是茶饭之后 再行比较.或与之一席阐论;来客多是拜师之后离去。
受家庭环境的熏陶,我们兄妹学文习武,爱好和兴, 趣十分广泛。我们的这些兴趣和喜好,只要是正当的, 都会得到父亲的支持和帮助。三哥是青年会英语业校 第四届毕业生,后在太仓第四中学任教,教授英文和拳 术。在本世纪初,象三哥这样习武又学外语的人材,并不多见。
我自幼酷爱练拳,又喜书画诗文。父亲见我习武心 诚,遂改变初衷,给予悉心指教。我9岁时,三兄病逝, 父亲更将承继家风之望寄托于我。父亲对我爱而不溺, 对我的学习要求极严,抓得很紧。由于父亲的启蒙,奠 定了我扎实的幼功基础,使我终身受益无穷。
我年幼时写字、学画,父亲常常在一旁观看。当时的我,面对自己的“大作' 心中十分得意,请父亲欣 赏并指点。尽管我的字、画是那样幼稚和不成熟.但父 亲从来都是认真对待,给予积极鼓励和耐心修改。
父亲晚年,暇时以书画自娱,寄情金石。他每日临 池,笔走龙蛇;挥洒丹青,尤喜兰草、梅花,寓意咏志, 直抒胸怀。父亲又为我延请了最好的老师,教我诗文和 书画琴祺,还亲自带我到位于东四牌楼的名画家方曼 云先生妊学习绘画。这引起了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浓厚兴趣,至今不衰。
我长大了,父亲携我外出访师求学,赴南京拜前辈 李景林为师,得其亲传武当剑。父亲受聘任江苏省国术馆副馆长,我也随之同往。父亲对第一次来学拳的学生说:“你学拳若要修养身体,则我为汝师绰然有余;你若要打天下第一,可速另访名师,以免耽误你的时间。” 这段话使许多学生记忆犹新。
父亲一生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自奉俭朴,疏财仗 义。遇同道中人,无不谦逊如新学,成名之后,仍能虛心向别人学习,博采众家之长,如海之纳百川;对同门 弟子,则肝胆相照;而对一些好事寻衅之徒,则尽礼仪。 在外侮面前,则大义凜然,以其奇技爱国御侮,使列强不敢轻视我中华民族。父亲的谆谆教诲和他那爱国、正 直、好学、谦恭的许多美德,给了我深刻的影响,也成 为我终生待人处事的楷模。
父亲精熟诗书,尤擅《周易》。1933年9月29日,父亲突然对我们说:“下个月的今天,我就要离开人间 了。”那时.我们作儿女的都不甚相信,不知父亲是否 根据易经之术来计算的。父亲说要“落叶归根”,我们 便侍父回到家乡:老家有一个院子,父亲说:“我出生 在这个院,死也要在这个院。”
至10月29日凌晨,我伴坐在父亲右侧,大嫂在 左,二哥拿着钟在前,父亲喃喃地向我们讲述他的武术生涯。一会儿,问:“几点钟?” 二哥答后,父亲认为未到时辰,又复述平生。过一阵又问,如此三遍,当二哥 答:“6时零5分”时,只见父亲摇了摇头,便安详地 闲上了眼睛,无病而逝,驾鹤西游。
在《拳意述真》自序中,父亲讲到中华武术的博大 精深时说毕生不能穷其数,历世不能尽其法。因此, 正由于来时有限,所知有限,我更要抓紧分秒时间,整 理父亲的遗著,弘扬孙式太极拳,为增强民族体质,为 振兴中华武术,使之走向世界,而竭尽绵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3 10: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孙禄堂先生预知时至的说法早有耳闻,想不到是由孙剑云女士亲自说出来的,可信度自不必怀疑,真是神奇啊!
但恐怕不是研究什么易经研究出来的,而是一种修行。
其实在佛教中有这种修为的也不少见,如下面这个视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6 15: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后让人潸然泪下,无限还念一代宗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太极论坛 ( 苏ICP备06045011号

GMT+8, 2018-9-25 05:07 , Processed in 0.08875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