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国太极论坛 返回首页

灵山小怪的个人空间 http://www.taijiclub.net/?582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甲午年四月初九愉湖畔樟园张诚求吴师解惑

已有 834 次阅读2014-5-8 18:53 |个人分类:原创记实小说

如是我闻,甲午年四月初九,此年甚奇,虽立夏已过,但早起风中竟还夹杂着早春的凉寒。此时,吴师已带众人于愉湖畔樟园中,在参天古树的蔽佑下,迎风习拳。远远望去,此境甚是祥瑞。

拳毕,只见张诚含笑抱拳上前求吴师解惑。

张诚曰:“师父,起式这招,我虽然已经习练数年,但最近总觉哪里不得法,我已苦思两日,还是不得要领,请师父能再给我指正一二。”

吴师曰:“你先打起来,我看看。”

张诚,两脚开立,缓缓提起双臂后,身体微微下沉,两臂微屈再缓缓下落。借下沉之势,身体右转,右脚跟辗地沉转。此时,突然停住身形问师曰:

“师父,为什么每次做到这个动作,就感觉连不起来,这两个动作怎么会前后气不相贯,意不相连?”

吴师点头示意,曰:

“好,我演示给你看,你看好了。”

只见吴师缓缓拉开架式,不紧不慢地演绎开来,拳架走到张诚止拳处,便微微放慢拳势开口言:“张诚,看好了,问题在哪里。”只见吴师身体右转,右脚跟辗地沉转的同时,身体的重心已经开始向右腿处移动,边演边说:“张诚啊,要连绵不断,行拳时就不可有断处。你看好,当右脚跟辗转时,重心在向左移动,而当右脚辗转完时,身体的重心已经开始又向右移动了。而不是,等一个动作做完了,再去做下一个动作,这样出的感觉会很僵硬,死板板地。这我记得我以前就说过,要象翘翘板一样,一头起来时,另一头就下去,另一头下去时,一头又起来了。在整套拳的过程中,都是要贯穿这些的,要好好体会。初学拳架时,为了记拳,我们的动作是一个一个摆放出来的,招记熟了,就要开始慢慢把十要做起来,内外相合,连绵不断。”吴师边说边演。

张诚也边看,边听,边琢磨,边照着练习。一次次的尝试后,张诚的脸上露出了笑意。“师父啊,你说得太有道理了,原来是这样的。好象感觉圆顺了很多。之前也听你说过,不过其实是听不懂,最近好象很多以前听不懂的东西都慢慢地懂了。包括,前两天说的,要以身带手,我又细细体会了,这个好,很松,很轻。以前都是手自己动的,现在已经学着用身体带着手走了。”一边说着,一边还把错的和对的都在吴师面前演习了一下。

吴师颔首微笑道:“是啊,平时一直反反复复和你们在说,不管你们听得懂还是听不懂,都在说,火候到了就自然会懂了。还是要好好跟着打拳啊,多听多看多体会,就会明白了。”

此时的张诚就象一个孩童得到了一个至宝,兴奋不已,要不是年纪已高,固计是要快乐的蹦跳起来。他眼线一转,看到边上旁听的小师妹:“你在边上站着干嘛,来来来,过过招,正好消化一下。”

“你想干嘛?”小师妹也顽皮的向后一躲。

“你知道的,我一开心就想打人的,你正好在边上,正好被我打嘛。”

“师父,大师兄要打我。”小师妹淘气地躲到了师父的身后求救。

吴师大笑:“大师兄喜欢你,才打你的嘛。”

“哈!哈!哈!…… 樟园里,突然响起来师徒几人爽朗的笑声。

此时的樟园已经被初升的太阳照得有了几份暖意,愉湖上已经泛起了点点磷光,阳光轻洒在林子里,竟使几处的新绿透得耀眼,空气里也开始有了几份初晨的轻香。众人早已经两两结对习练开来。这边是大师姐带着徐阿姨在习拳,另一头是小李和另一个师兄在推手。张诚嘛,自然和小师妹开始温习新领悟的拳理,吴师则在一旁端坐,边休息,边观众人习拳。

“慢,这个动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不是又顶了嘛?”吴师突然打断了张诚这组的习练,并起身走了过来。

只见张诚和小师妹定格在吴师说停的地方。“张诚,你看好了,手不能僵,要顺势而转,不能停在一处,会有力点,有力点就会顶,要这样,看仔细了。”

张诚让位给了吴师,吴师说:“来,你把刚才的动作再做一下。”小师妹有点战战兢兢,在吴师的手上,将刚才的动作缓缓地又演示了一下,“好,就在这一点上,张诚,你刚才的手形僵在这点上了,手形一定要灵活,处处有力点,又不处处不给对方有力点可拿。手形一定要转,才能将对方的力化掉。”

边说边一遍一遍的演示,一直演示到张诚点头会意。“好你再试试。”吴师这才让出位来。张诚得位后,照着吴师的指点,演练了一下。这时只见接手的小师妹在张诚的手中,重心已经不稳,开始晃动了起来。张诚甚喜,大声叫好:“对对对,这样好象轻松了很多,化劲也顺手了很多,我刚才的手形是有点僵了,以后还是要多多注意。”

“恩,再多练练吧。”吴师见张诚已经领悟,有了一丝欣慰,又退位到他的太师椅上休息去了。

松、沉、走架、化劲、不丢不顶……在吴师的督练下,众人都认真地,一招一式对练着,谁也不敢马虎。此时的阳光又耀眼了几分,林子里的鸟鸣声开始此起彼伏,时而还会有几只小猫追打着从场中一闪而过。

张诚和小师妹练得也有了几份汗意,推手松沉间有了些许的松懈。只见他俩双手频频转换,马步开始同时下沉。小师妹的表情明显显出了很吃紧的样子,一个马步是越沉越低,越沉越低,两人的手形虽然没有停下,可是脚上明显是僵持住了,谁也没有了退路。

“怎么回事,这个动作是谁带的?”吴师的声音又一次的响起,声音中透出了几分威严。也不知什么时候,吴师已经站在了两人的身旁。小师妹趁势闪过一边,只见她双手不停得揉着双膝。看来是刚才那一招,着实让她的膝盖受力不轻。

“是我带的。”张诚带着点惶恐,弱弱地说道,可能是发现情况不妙了。

“这样怎么走得掉?”吴师训斥道,“你,过来,刚才的动作再做一下。”小师妹只能乖乖地回位,又把动作调整到了刚才叫停的地方。

“身子为什么不动?怎么可以顺着一个地方一直走下去,再走你往哪里走?”吴师一边说着,一边把刚才张诚的动作又重演了一下。“到低要怎么做?”吴师看着张诚,张诚也是摸不清门道,不知要如何接口。

“看好了,身子轻轻转一下,不就化了?说过多少次了,怎么还是记不住。”只见吴师将身形轻轻一转,小师妹立刻就失了重心,踉跄到一边去了。

“哦,哦,哦,对,对,对,刚才我又忘记了。”张诚结结巴巴地接口道。

“恩,那再试一下,记住了,用身体带,顺势转动,就可以把对方的力给化掉了。”吴师又演示了几遍,才让位给了张诚。

张诚归位后,用心地演练数遍。小师妹也认真地陪练着,虽然一次又一次地被化力,踉跄出去,但也是自得其乐中。

“大师兄,今天你可是把皮夹子捡大了,一下子学了这么多招。”小师妹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

“那捡了还是要会用啊,不然今天捡,明天就交公,不就白捡了?”说完又调皮地看了看师父,有点象小孩子撒娇地对师父说道,“师父,我说得对吧。”

吴师也被此时的张诚逗乐了,抿嘴一笑着说道:“捡得到就好,捡得到就好,就怕捡不到。”

其实张诚今天来求师解惑,一半也是为了请假。因为他要出差三天,他本也是个拳痴,怕离师三天会懈怠了拳艺,所以是特来求得三天的可悟的拳理。这个早晨对他而言是充实的,带着师父的厚爱,张诚又要去工作了。张诚,我们的大师兄哦,祝他工作顺利,差旅平安。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太极论坛 ( 苏ICP备06045011号

GMT+8, 2018-4-23 07:56 , Processed in 0.07123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